中国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欢迎您!
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精采书评
精采书评
站内搜索
站内全文搜索
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精采书评 >> 精采书评   
《在路上》:《前方是老屋》序言
 时间:2024-06-06 来源:中国文化出版社  作者:管理员  点击:90

 

在路上——代序

 

布汝奎

 

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不管是夸父逐日的传说、玄奘取经的故事,还是红军长征的历史,无不告诉我们脚步的意义。“路漫漫其修远兮。”人生宛若征程,需要跋山涉水、步步前行……细读族人金萍的诗词,在感赞文辞优美的同时,更感动的是真情流露。掩卷沉思,不免阵阵鼻酸,甚至潸然泪下。与其说在读她的诗,不如说是同她一起行走、一起回顾,身临其境般看到了她这些年的坎坷经历、心路历程。于是大脑灵光一闪,油然浮现一个题目——《在路上》。

知悉金萍女士,是因她为步氏家族奔走。从新疆到山东,从浙江到四川,凡有步氏族人处,她必亲往寻根问祖。我“布”氏自“步”改之,我们同宗同源。相识多年,虽一直尚未谋面,但倾盖如故。当捧读金萍女士主编的《步氏族志》时,不由心潮澎湃,终于通达了家族播越的清晰脉络,消除了“不知何所来兮何所终”的迷茫,激发了前进的力量。追根溯源乃人之本性,更是人之常情。金萍女士的不辞辛劳,居功至伟,让族人敬佩不已,诗中多有感触。《广元步家坝行》中,她说:“寻根远足赴山城,阆水江边有弟兄。”“赴山城”的艰难困苦被“有弟兄”之喜悦涣然冰释,这“弟兄遍天下”的感觉比“朋友遍天下”更牛。《赞山东泗水万紫千红景区》:“一湖碧水映花红,黄叶几枝落晚风。”树高千尺,叶落归根。寻求族亲的路上,眼前风景尽是心中所想,不是晚风吹落了叶,而是黄叶带下了风。《丁酉孟冬感事抒怀》:“三年追念旅,孰谓疯癫举?愧祖结愁肠,揪心萦别绪。原为族志来,且任阴风去。子夜响铃声,依稀闻呓语。”中的颈联“原为族志来,且任阴风去。”更道出了她的坚韧不拔之志。有此执着,才有了步氏族人的相偎相依,携手并进。

诗言志,歌咏言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内心,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座剧场。金萍女士的这部诗集,有诗有词、有联有赋、有近体有现代,是她境遇和遭际在内心剧场动人而真诚的演出。其特点有三:

其一,用词深入浅出。此“浅”不是俗而不雅,不是浅白无意蕴,也不是浅而无味,而是千锤百炼、化繁就简、出于自然,毫不留雕琢之痕,令人回味无穷。《新疆家乡的羊肉焖饼》:“胡巴豆饼焖香椿,锅盖掀开色眼人。”开门见山,不落窠臼,一锅羊肉焖饼扑面而来。正应了袁枚所云:“诗用意要精深,下语要平淡。”《观奇台海棠花开感》:“一抹娇羞吐粉红,依稀雨后见霓虹。风华绝代群芳艳,唯我山棠可逞雄。”小女子口吐大气势,真不愧女中丈夫、巾帼英雄,对家乡的骄傲之情跃然纸上,让人有立马飞赴奇台之冲动,驱车观奇台海棠之畅想。

其二,用情至真至善。短短几年,金萍女士经历了兄弟不幸罹难、母亲撒手人寰,生死离别的苦痛,谁也无法体会。人,最痛时不会嚎啕大哭,而是鸦雀无声。因为撕心裂肺,是发不出声音的,唯有用诗句抒发肝肠寸断。《金虎罹难百日祭》:“夫妻共殁全家痛,氏族同悲百日殃。立足羊城轻拂泪,揉胸职院慢嗟伤。”悲痛万里难消,身在羊城,不减天山之痛,读之动容。“犹看虎弟瑶台走,梦里飘来烤肉香。”那从小到大一起成长的日子成了噩梦,想看到、怕看到,看得到、摸不到,飘来的是肉香,何尝不是煎熬!《忆母吟怀》:“托梦音容在,因悲涕泗频。故园尝有鹤,老屋已无人。”老屋还在,人却没了。没有人的老屋,已经不是家了,是回不去的岁月,是心中永远的痛。这是无数游子最害怕的景象,又岂能不引起共鸣?

其三,用心细致入微。叶燮说:“诗,末技耳,必言前人所未言,发前人所未发,而后为我之诗。若徒以效颦效步为能事,曰:‘此法也。’不但诗亡,而法亦且亡矣。”诗词创作不能复制古人,要有自己的思想,用合适的字句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。金萍女士被选拔到广东教育厅挂职三年,工作于新疆学生事,其意义重大。《陪林芝教育局领导调研南粤诸学府感咏》:“莫谓周唐千古远,从来汉藏一家亲。黄花路上研携手,广雅堂前赏数珍。”平时工作的繁忙劳碌,重大作用,从不赘述,一句简单的“汉藏一家亲”表达了一切。用心之微,可见一斑。

尊古而不避今。金萍女士近体诗行云流水,现代诗也是酣畅淋漓。诗集收录现代诗中关于新冠疫情的有13 首。想来是疫情暴发的冲击,已经不能用近体诗含蓄地表达。于是,用现代诗直白呼号:

 

几颗很亮的星星仿佛天上的人儿提着灯笼

在巡视那浩瀚的太空

仿佛在祈祷瘟疫快去人间平安

一颗最大最亮的星星好似逝去的亲人

 

你们在那头我在这头

相隔无尽的遥远我们再也无法相见

渐渐地残星闭上昏昏欲睡的眼睛

在晨空中退隐消失

 

这是诗《夜》中的一段,它有着猫一样的眼睛,闪动着纯真和良善。这应该是诗人在深夜满怀着对疫情的惊异,不经意间说出的语言。《诗经》曾有这样类似的语言,如晨雾和初乳一样清新、贴切,准确、无隔地表达着作者的诗思。

 

一别已经50

说好的每天给我动人的诗

说好的每天给我最美的安慰

说好的春节要一起去见彼此家人

 

《亲爱的,你还好吗?》中,这三句反问,让我们想起了谁?是否想起了白衣执甲的医护人员,想起了逆行而上的解放军,想起了穿梭于危险中的快递员……哪有岁月静好?总有人负重前行。

《梦的开始》又何尝不是今天的开始,又何尝不是明天的开始。

 

美梦和美人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

总是会在不料之中出现

我喜欢这样的梦

在梦里可以随自己的心愿

在梦里超脱世俗

真喜欢那样的梦

明明知道已跋涉千里却又觉芳草鲜美

落英缤纷好像青春懵懂初初相遇

 

相遇不可预料,也才有了走在路上的美。如果事前已经知道了相遇,那就不是信步诗意,而是奔波劳碌了。读一本书,就是一次相遇。相遇的不是别人,而是从远处走来的自己。

是为代序!

 

2021 12 26 日于山东邹平

 

 
 上一条: 原成都军区副政委兼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、军区党委常委马子龙为《绿叶对根的情意》作序
 下一条: 崇文尚德真性:解放军某部原政治部主任、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孙克勤为《松英堂诗文集》作序
 

中国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总社地址香港九龙弥顿道208-212四海大厦
总社电话:00852-21962638/65852676/39216081(传真)
内地咨询电话:13923719482(深圳)
业务QQ:2754109459 邮箱:2754109459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