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欢迎您!
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精采书评
精采书评
站内搜索
站内全文搜索
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精采书评 >> 精采书评   
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作协第七届委员会委员,荆州日报社总编辑杨章池先生《远去的歌声》作序
 时间:2022-11-16 来源:中国文化出版社  作者:中国文化出版社  点击:285

 

瓷大碗,盛满自酿的浓香

——写给张长誉诗文集《远去的歌声》

杨章池

 

 

半生坎坷多少句,江湖零落一卷书。张长誉先生诗文集《远去的歌声》付梓之际,捧读其中篇章,但觉语言质朴、情感炽烈、直抒胸臆,似有无数个“我”争相发言,酣畅充沛,虽偶现处于“平流层”的赘叙和力有不逮的踏空,但浓烈怀人怀乡情愫和众多闪光生活细节,成就了其文本的特殊质地——恰如粗瓷大碗盛满自酿的土酒,浓香醉人。

见证其艰难曲折中的奋争,认识其并存于谦卑的强大。王蒙讲,文学是对时光、生命的挽留。长誉读书不多,中年才开始涉足写作,全凭“一腔孤勇”式的热爱。所历所写,即是人生。生活曾将他踩在脚底反复“摩擦”,他仆而跃,再仆,再起,不服输,不言败,不屈不挠,如村上春树言,当你穿透了暴风雨,你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了。他对文学充满虔敬——骨子里的修养要求他怀着学徒之心去耕耘文字的垄亩。生活给了他充分的养分和原材料,他于文字的确未尽雕琢之功,但那一股自强不息的力量,对真、善、美和人间正道的执着追求,甚至对于人类施加于自然的种种危害的“无辜获咎”式承担——难道不是可贵的吗?从这个意义上讲,“文学的谦卑”与“人生的自信” 在他身上并轨而行,合而为一。

领略其始终不渝的真诚,惊艳其超拔于庸常的绽放。从季候、花朵、高粱,草场,小路,跳板到血亲直至瞎子张婆婆式的乡邻,张长誉所写不能不令人联想起田禾那首《喊故乡》:“用心喊,用笔喊,用我的破嗓子喊/只有喊出声、喊出泪、喊出血/故乡才能听见我颤抖的声音”。张长誉是一个原生态的歌手——用真挚诚恳和拙朴力量,用几乎“下意识”的本能,表达内心热爱。其实,在峻厉生活面前,世人所指称的“诗意”是浅薄的、不可靠的,有意义的是生活的真知和沉积的结晶。诗人在回忆父亲时写:“褪去棉袄,赤膊的父亲在木盆中俯下身子啄破冰层用双手在河底摸着鱼儿,摸着良心!摸索苦难的岁月。”探及了一个时代的广阔与深厚。在吟诵红梅时诗人说:“一朵生长在悬崖上的红梅/这是一个五月的签收”,这样的诗句会令不少诗人叹服吧。“何必丝与竹,山水有清音”,后河、长阳乃至延安、新乡、昆明……作为一个“有准备的诗人”,长誉心系屐痕所到之处,“把逝去的每一刻变成自己”(黑丰语),对大地的书写中多有“个人化”的印迹,难能可贵。归来者重新发现的家乡,不管是庙兴还是张家大湾(甚至他的微信名就叫“张湾”),应该称作“故乡”了。所以,这本书不仅仅是一部心灵史,一部家族史,同时也是一部切片式的社会史。

欣赏其勇往直前的豪放,感动于其潜藏于内心的深情。因着一些“白日放歌须纵酒”式的狂欢,朋友们见惯了张长誉仰脖吞酒、豪气干云,也习惯了他的高声大嗓、热心快肠。这些年,受文友们邀请,我们一起到过花乡茶谷、青林寨、鸣凤山,共同参加一些文学活动,他都积极参与、热情地跑前跑后;风尘仆仆赶到武汉,领着舒婷、陈仲义贤伉俪赴鄂州采风;《天津诗人》总编辑罗广才等来访,酒酣耳热之际,他强烈要求当众吟诗,激情澎湃,把气氛推向高潮……而这并非他的全部,一个不懂得孤独的人、不会与自我相处的人,是无法真正抵达文学的。他给子侄辈的信,在粗粝豁达表象下有着异常的柔软和寂寞;“每次深夜起床”,他都会用眷念的目光扫描周遭;而当诗人“用摇摇欲醉的眼神看你”时,世界都会感动了吧!坚强,不过是柔软被一次次摩擦挤压后生出的茧。

当然,从文学的“意外”来讲,我更看重这本书的也许并非他自我认可的吟唱,兴许恰恰是他的踉跄和失控之时——那险峻处、开阔处隐藏着更多不为人知的风景,但需要更深地开拓。“我因为改变了句法,也因此改变了自己的知识。”希望并祝愿,诗人能从叶芝这一主张中获取新的方向,新的言说技艺,增添向前掘进的新力量!

 

(杨章池: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作协第七届委员会委员,荆州日报社总编辑。)

 
 上一条: 长江大学人文与新媒体学院教授许连军为《远去的歌声》作序
 下一条: 格尔木市政协党组书记、主席胡开东先生为《格尔木军垦印记》作序
 

中国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总社地址香港九龙弥顿道208-212四海大厦
总社电话:00852-21962638/65852676/39216081(传真)
内地咨询电话:13923719482(深圳)
业务QQ:2754109459 邮箱:2754109459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