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登陆中国文化出版社!
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精采书评
精采书评
站内搜索
站内全文搜索
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精采书评 >> 精采书评   
写杂文有什么用?——《拍栏集》(代自序)
 时间:2019-09-16 来源:中国文化出版社  作者:管理员  点击:137
 

有身边朋友曾不以为然地问我:“写杂文有什么用?”

他这里主要指的是写那些反腐败杂文有什么用,也可以延展至所有激浊扬清,指斥时弊的杂文,到底能起多大作用?我知道,这一问中,当然也含有几分对朋友执着写杂文苦心的体察。

写杂文到底有什么用?这确实是个该问的问题,尤其是面对腐败的滋生蔓延,在许多人看来,写反腐败杂文不过是“书生空议论”而已,可是作为写杂文的人,我揣测,大概少有人这样认真地问过自己,甚至没想过、或没有必要这样反问自己。因为写作,不论是写杂文,还是写诗歌,写散文,写小说,不会有人自问“写作有什么用”,这缘于写作是一种心灵抒发,是感于物,会于心,进而形于文的诉求,虽先贤有“文以载道”的古训,但对于作者来说,我以为首先是一种思考和表达的快乐。因此,才有人说:文学是作家写给自己的情书。鲁迅先生写小说《阿Q正传》和大量杂文时,想没想过那些愚昧麻木、又不识字、连个圈也画不圆的阿Q们根本不会去看他的小说,许多所谓的“正人君子”也不会去读他的杂文?他会不会或有没有自问过写这些文字“有什么作用”这样的问题?愚以为这或许是个莫须问的问题。

自然,有着“时代感应的神经,攻守的手足”特性的杂文,往往是作者对于现实生活中所关注的问题的有感而发。面对纷纭世态,尤其是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,面对假恶丑,及不平、不公,不正、不仁、不义等等“不像话”,看不惯又不能隐忍,于是引发思考,一旦有了自思自想,就耐不住要站出来发两句议论,或呐喊一声,以求辩正邪,明事理,扬正气,遏歪风。杂文就是作者思想的写照,其中自然含有杂文作者自己追求的价值观、是非观和社会理想。路见不平想呐喊一声的,即使没有以此来匡正世风这种旁人看来不自量力的担当,也总是有着期盼人心顺畅,世道和美的愿望;之所以耐不住要发声,是心底那几分是非感,几分正义感,几分社会责任感在撩拨、在催促、在召唤,使得往往如骨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至于几句议论和一声呐喊,哪敢奢望能振聋发聩,能收弊绝风清之效?杂文毕竟不是黄钟大吕。在腐败现象滋生蔓延,连红头文件的几十道禁令也常常显得力不从心的时候和地方,一篇仗义执言的杂文,能奈几何?何况搞腐败的人,对党和人民群众反腐败的呼声,或充耳不闻,或阳奉阴违,或“你批你的,我腐我的”,他们是不会有兴趣看杂文的。可是这个世界,从来正邪不两立,风清气正,世道和美,天下太平,人人向往;而腐败漫延,贿赂公行,风气败坏,道德沦丧,人心和环境一齐污染,则危及民生国运,人人痛恨。当此之时,表达社会良知和呼声的杂文,若嗫嗫嚅嚅,或欲说还休,那是悲哀的。因此,在杂文作者看来,《国歌》里那句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的歌词,还应唱下去。写杂文,针砭时弊,从大处讲,是不甘歪风盛行无阻,而心系“天下兴亡”,党的兴亡,国家兴衰;从小处看,是对歪风邪气从心底的厌恶,又不满足于仅仅茶余饭后发上几句怨愤拉倒,才付诸笔墨,一定要尽点“匹夫”之责,才觉得出了一口气。杂文作者对反腐败的所思所想,与党坚持反腐败的决心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愿望、呼声是息息相通的。反腐杂文在表达民意,弘扬正气,痛斥歪风,警醒麻木,形成全社会反腐败舆论,促使反腐决策和一系列廉政政策举措落实方面,还是可以起点摇旗呐喊的助威作用的,如果能多少引起点视听效应和疗救的注意,也彰显我们党和社会的正义和健康力量的声势,彰显人们永不泯灭的对于建设清廉政治和美好社会的追求。对于触目可及的腐败现象和腐败分子,杂文虽说不可能真正如“匕首”、“投枪”,发挥一招制“腐”的作用,但也能起到显微镜、银针乃至解剖刀的作用;再不济,也算是面对腐败这个招摇恣肆的“过街老鼠”,不容忍,不静观,理直气壮地喊了一声“打!”

“文章有废兴,盖与治乱符”。 在“万家墨面没蒿莱”的时代,杂文旗手鲁迅先生尚且抱有“于无声处听惊雷”的信念。现今,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,顺应和凝聚起党心民心,以雷霆万钧之力,力挽狂澜之势,重拳反腐,极大地扭转了党风和社会风气,提振了人们对建设清廉政治,进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信心,这对坚持以激浊扬清为己任的杂文作者,是极大的鼓舞。

本人长期在纪检监察机关供职,党纪和廉政宣传教育一直是职分,因而,接触过不少大要案件材料,编写过警示教育文章和教材,并组织过本地反腐倡廉的电视节目《廉政聚焦》。之所以坚持写一些反腐倡廉的言论、杂谈和论文,完全是职业责任驱使下的职业思考。这就如同交通警察之于交通违章,马路清洁工之于乱扔垃圾一样,对腐败现象和社会上的不正之风,有一种必欲除之而后快的言说冲动,自认为应该抨击的,抨击了;该批评劝讽的,批评劝讽了,才是理所当然。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的陆游,曾有慨叹和遗憾:“平生力学所得处,政要如今不动心”(《次韵鲁山新居绝句》)。陆游所鄙视的那种不顾国家危亡,只知弄权和敛财自肥的权贵“政要”,古代有,现代有,以后还会有。腐败,是人类社会随权力与生俱来的政治毒瘤。张扬社会正义和人们良知的反腐杂文,古亦有之,现在有人写,相信将来也还会有人写下去,因为反腐未有穷期。随着反腐败力度加大,反腐杂文在建设廉洁政治和美好和谐社会的进程中,仍然是需要的,有作用的。杂文作者自然还应理直气壮、义无反顾地继续写下去。不过写杂文确实要有那么点移山“愚公”和填海“精卫”的“楞”劲、韧劲,这,也许正是应该发扬的“鲁迅精神”。

笔者在军队和转业到地方,基本都是从事党务工作,尤其20来年在纪检监察工作岗位,可谓读圣贤书,尽职责事,心系党和国家命运。收进这个集子里的文章,虽自知水平不高,却是一个从事党务、公务工作者的片羽精思,真言心声,倘能被看作为建设廉洁政治,为实现公平、正义、文明、和谐的理想社会秩序,尽的一点鼓与呼的绵薄心力,也算没有敷衍职责,多少是点“无愧我心”的慰籍吧。

2018415

 
 上一条: 【蜀风文苑.评论】用浸透文字的浓情把你的心抓住——读张也所著《厉害了,步兵十团!》的初浅感悟‖文/雍晓升(四川南部)
 下一条: 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为《英雄传奇·祭忠魂》作序
 

中国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总社地址香港九龙弥顿道208-212四海大厦
总社电话:00852-21962638/65852676/39216081(传真)
内地咨询电话:13923719482(深圳)
业务QQ:2754109459 邮箱:2754109459@qq.com